Dämmerung

你是一台人心洗净机

我们这一生会遇到多少人,缘分皆朝生暮死如露水,唯独与你像一条生生不息的河流。

满脑子都是他滴溜着无辜大眼睛看着你的模样,那是一双无辜的小动物眼睛,黑色很黑,眼白很白,却有细长拖延的眼尾,他好像不知道自己能把挑动和天真平衡地如此出色,这股恰到好处的张力,是可以成为肆意拉扯他人心房的武器。可他从不运用这是可怕的力量,只是自由散播他们,毫无自觉,但已足够不费吹灰之力获得一切。所有甘愿献上一切的牺牲者甚至会想:他想要把我捏成什么形状呢,不重要,什么形状都可以。

记录gala24小时 2019.3.24


睡了4个小时,8点起床搭jr到场馆,算是很晚了,有4点就去夜排晨跑的。排一小时队抽整理券,两小时站在寒风里等入场,觉得自己头都要被吹掉了。后面日本阿姨一直在骂主办方像笨蛋一样。进场又站一个小时,腰已经废了,全凭一股意志,想着我可以见他再坚持一下,用手机录完糊得不行,后面日本人让我蹲下说我太高挡着了,我原地蹲1小时你是在做梦否?他拿到话筒时说我们排队辛苦了,提到海外饭。而傻逼主办耗费所有人时间抽票排队一句安慰没有,这个除了奥运之外规格最高的赛事,小奖牌排队没有英语通告我也是惊奇。

他说前一晚睡了三个小时。我以为我已经很辛苦了,居然也比他多睡了一小时。退场时隔着幕布给大家挥手,我站在后面看不到。其实追比赛的辛苦他都知道,发言已经足够周到体贴。小奖牌颁完已经下午2点。


至此我去买了当天第二个饭团,吃完准备3点gala进场。入场做了跪滑,全程笑的甜到心里但其实也不够放肆,旁边日饭阿姨看到陈三的表演起立夸张尖叫到耳鸣。


做着稀奇的提刀燕式朝我们滑过来,黑压压一群人里只有他是一抹亮粉色。结束时绕场,招手之后把手心朝上蒙眼睛,拼命挥手,和选手们拉手鞠躬致谢,然后转身奔向对面长边,姿态说不上来的活泼娇俏,想跑到对面接住他。

合影时把吉祥物拉到大家身边,又从正面抱抱这个大布偶,是像棉花糖一样轻轻温柔的拥抱。

压抑了整场gala我还是哭出来了,如果不是一个人坐我大概是嚎啕大哭……

绕场离开以后我只能立刻头也不回地往外走一秒也不想呆。


下飞机看赛后采访,讲吃了两个月的止痛药,来wc前最后一次紧急训练哭了,渗出血一般的努力,已经觉得不行了太累了,痛苦的日子就要结束了。


以前隔着屏幕,这些可以被类似痛苦、毅力等等很多词概括,而这些变成每一件具体的大大小小的事,我们看到的没看到的,都压得我喘不过气。可能这就是他为何会与众不同,我缺乏将其转化成动力的能力,我只能一次次震惊于他居然没有被打倒。我看着他,只能随他的起伏为他难过。现在回到自己的生活轨迹,仅仅是慢慢调整为不那么难过而已。


这场下来已经可以彻底改变我对追比赛的看法了,呆在竞技场上是运动员很重要的时刻毋庸置疑,我当然可以为见到他感到高兴,但我去看的不是一场演唱会或者别的什么,是去看一群人的真实人生。

而当现实端在眼前,根本沮丧得令人无法承受。


生日快乐。



想对你说很多,太长了我偷偷写日记了



把你在我面前甜甜得转圈圈剪出来算是庆祝啦



23岁,你真的成为了所有人的跑道



24岁,平安健康,得尝所愿


















从莫斯科回来以后,脑子一不工作想的全是他

在我这侧冰面摔倒的样子,对我们比暂停手势的嫌弃模样。mega场馆外刺眼的阳光,我幸福得要命的心情。他摔倒退场,观赛休息区弥漫的不安,所有人都难熬的一个中午,吃不下东西,夜晚转天就是大雪,表演滑取消,我惊叹这里的天气太会读心了。

赛后记者会说俄罗斯对自己很重要,想在这滑完这个节目。我难过又觉得自己幸运,23岁的最后一场比赛,我还好是赶上了对不对。

晚上浑浑噩噩睡着,一早睁眼看着酒店天花板。想着他现在在几百米远的官酒干什么,睡觉吗,止痛剂过了有多痛,被痛醒没有,今天看不见小樱花了,我又错失一次机会。

也不知道可以质问和责怪谁,他为什么总是那么难。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比他更爱花滑了。谁不想看他多滑一会儿,最好永远滑下去。满身的天赋,最黄金的竞技年龄,却还要被伤痛拖累。我甚至一点都提不起心情去看颁奖,坐在座位上无聊得录着一群人布置颁奖台,觉得自己莫名其妙。

他从我左边走出来时,太近了,拐杖一瞬间刺痛我的眼睛,我对旁边姐妹吼着说我快哭了。我可能真的脑袋卡壳,有什么好难为情的。穿着运动鞋处拐杖拖着右脚走向领奖台的模样是从来没有过的,明明已经这样糟糕了,也一点都不狼狈。我这样亲眼看到他的脆弱又强大,坦诚又温柔。会场被尖叫声淹没。我带着口罩还是哭了,眼镜被打湿,摇臂一下子怼到脸上,我还有空担心自己会不会被拍太丑。他在出口把手放在嘴边当扩音喇叭,大吼着谢谢,我确认再也没有见过比这更可爱的人了。等他消失有观众立马离场,大家都只是为他而来。

总有人说希望花滑之神保佑,可我觉得这世界根本没有花滑之神,你没有被谁保佑,全是你在抗争天命。如果有,花滑之神也是你自己。

这个冬季真的太漫长了

我从来没感受到有被谁拯救过。今天之后大概不会再这样认为了。还有什么困难能够打倒他,还有什么困难我无法跨越呢。 ​​​

迷幻剂

他总是在知道自己确确实实地爱着他,与无意识地忘记他爱而不得的现实缝隙之间,做着永不完结的白日梦。

都是充满罪恶感的摸鱼,yyqx这个眼睛被亲友说是卡姿兰电眼了哈哈哈

写生练习.

是易烊千玺没有错了……🤧

……瞎临摹